~「生命教育法─心靈探索體驗營」精采系列,與您分享!

天氣炎熱,在家吹著冷氣,最後連晚餐都懶得煮,

於是老公很高興的出門去張羅大家的晚餐。吃著晚餐時,我又不自覺地抱怨菜不好吃,批評店家不會煮。

餐後女兒幫忙切水果,她問我:「水果要切多大?」

「水果在妳手上,妳最大了,妳想切多大就多大,妳自己決定。」說到這裡心中突然有股莫明的優越感,接著又說:「好比在煮菜時,煮菜的人最大了,她煮什麼,大家就吃什麼。」

女兒冷不防的回了我一句:「那出門去買晚餐的人,是不是最大?是不是他買什麼,大家就吃什麼呢?」

當場我楞了好久,答不出話,心中更是閃過無數個答案,而每一個答案都只是我的強辭奪理。最後我看著女兒切著水果的身影,回答她說:「我錯了!晚餐時我對爸爸嫌東嫌西,又是抱怨、又是批評的,我去向爸爸道歉,也請妳原諒我。」

這樣的戲碼在我家不斷的上演,我也知道這樣是不對的,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幸好參加了「慈訊」的「生命教育法─心靈探索體驗營」。

妙瑜老師帶大家做「在小時候的餐桌上」的靜心冥想時,讓我想起小時候在餐桌上用餐時的不愉快感覺與傷心的經驗。如張老師所說:「那些感覺經驗都是一種心靈上的創傷。」而我把它深深的埋藏潛意識之中。妙玲老師也說:「情緒能量凍結之後,就好像割傷的老唱片,不斷地跳針,也就不斷的重覆播放。」

妙玲老師更說:「逃避現實就會產生恐懼。」我一直逃避去面對自己那不愉快的感覺、傷心的經驗,以致於無法面對真實的自己。」

「吃飯」是一件很稀鬆平常的事,對很多人來說更是輕鬆自在。但小時候的我寄住在伯父、伯母家,每次到了吃飯時間,我都戰戰兢兢很害怕;害怕伯父、伯母的臉色;害怕自己是不是又做錯了什麼?看著堂哥、堂姐快樂的模樣,心裡更是深感委曲、自卑、被媽媽遺棄的感覺油然而生。不知不覺中「吃飯」已經不只是填飽肚子而已,更多的是不愉快、傷心委曲的記憶。

在工作坊中更進一步察覺到,當初媽媽帶著姐姐北上工作,留下我在中部,為了讓我在寄人籬下的日子比較好過些,只是說了一句話,「你要當一個乖小孩、一個不要惹事的小孩」,而我卻詮釋為「她是不要我的、她遺棄了我」,忽略了媽媽無法在身邊照顧我的苦衷與無奈,漠視她的愛與關心。錯誤的解讀,將自己的心關在怨懟的牢獄中數十寒暑。而且在鄉下的七年中,我把媽媽跟我說的那句話扭曲成一種生存的選擇,為了生存我要當個乖小孩,為了生存我要很聽話。

只要他還想囚禁任何一個人,怎麼可能享受自由?獄卒並非自由的,因他與囚犯綁在一起了。為了確保囚犯不致逃脫,他所有的時間都忙著看守囚犯。監禁囚犯的鐵窗變成了獄卒和囚犯的共生世界。他們兩人能否一起解脫,全憑囚犯能否獲釋而定。(《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第192課)

妙玲老師說:「『不願意寬恕的心』如同『死守犯人的心』。我們跟犯人一樣賠葬了青春歲月,永遠在監牢中。唯有不再囚禁任何人,我們才能獲得自由與平安。」

感謝老師,讓我又更進一步的有勇氣面對自己,原來我可以去經驗小時候的不愉快、傷心、痛苦、委曲,然後放手讓它離開,不再緊抓著不放。

我寬恕自己,重新選擇用不同的角度看世界,讓自己的心更寛,感謝慈訊!

【心自由系列】

公親變事主!?

放手,心更寛

自由的吶喊:拒當「苦命嫂」!

下一站.自由(二)

你可以不生病

非關對錯

不完美的完美

幸福的愛

婆媳是命中注定的天敵嗎?(上)

單身,行不行?

全站熱搜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