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課程》&《光的課程》共修會」感動×分享×愛無限

妙玲老師深入〈記憶。旅行中〉一文之解析

表面上看起來,「不經一事,不長一智」是個好信念

,然而你的詮釋卻是「人一定要從痛苦中,才會有智慧」。這和生命教育法的「最痛苦的時候,最須感謝,因為它會帶來最大的幸福」有何不同?

「要經歷痛苦,才能學到智慧;要經過很多折磨,我才可以學到很多事;人活著要有存在的價值,必需要非常的忙碌,而且是很痛苦的忙碌,我才有辦法有存在的感覺」,換句話說,「我必需不斷、不斷地去做什麼,才可以去證明我的價值」是你的匱乏意識對「不經一事,不長一智」的解讀。這樣的匱乏意識扭曲了人存活的意義,「我若要有存在的價值,必需要非常、非常、非常的忙碌」。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你把它詮釋成:「我要經歷很多的痛苦;我要經歷好多好多痛苦與麻煩的事,我才能夠學到智慧;因為我要經過很多的痛苦與麻煩,是不是要很忙?所以我要很忙很忙,才會有活著的感覺,也就是你要不停地找麻煩與痛苦的事,才可以有活著的感覺,才可以學到智慧。如果我没有很忙、很忙、很忙;如果我没有經過好多、好多的痛苦與麻煩的事,那麼我學不到智慧,那麼我覺得我活著就没有價值。」

而生命教育法的「最痛苦的時候,最須感謝,因為它會帶來最大的幸福」是告訴我們,當我們承襲了某些最痛苦的果時,只要真心感謝,不論是我想接受的果或不想接受的果,不論是痛苦的果或是快樂的果,它依然「無損於我存在的價值」。也就是,不論現在我面臨的是什麼樣的果,我依然是「實相完全圓滿的存在,他,不受任何威脅」。

「我真正的價值是──人,不需要非得做什麼事才有存在的價值。」

你會問:「話說得没錯,不論是我要的果,還是我不想要的果,都無損於我實相完全圓滿的本質。可是,為什麼需要感謝?」

因為,不管現在的果是苦澀還是甘甜的、是痛苦的還是快樂的,我是「實相完全圓滿的本質是不受任何動搖」的存在,也就是當下你跟自己的實相本質相連結而心存感謝,那些對你予取予求的人,剎那間就不一樣了,為什麼?

「在自己最痛苦的時候,還要去感謝那些讓我痛苦不已的人」,莫非是神識不清嗎?難道我真的不用忙著去做什麼事情,要求人家來尊敬我、愛我,只需單純地跟自己內在的實相的自己在一起就嗎?

下回待續…

妙玲老師深入〈記憶。旅行中〉一文之精闢解析~

•失之毫釐,差之千里

真理,無限大

•故事的結束,是愛

 

創作者介紹

慈訊文教基金會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