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訊幸福教室經典班」精采分享

兒子和女兒提議,放假時想去阿里山玩。因為中心有些掛礙(我會暈車、嘔吐),我建議去墾丁玩。但商討之後,大家決定去「阿里山」玩,雖然很不甘願,但為求和諧,我很委曲、很勉強的答應了。

阿里山是孩子們特別喜愛的景點,也是全家常去的地方,但因為過往不愉快的經驗,讓我自己很畏懼山路。心想:「去墾丁的路上,沿途景點多,路又好走,你們都不去,明明知道我會暈車,又會嘔吐,偏偏去阿里山。而且也已經去了那麼多次,你們一定是故意要整我,看你們那麼高興,那麼期待,卻不知道我有多麼不舒服、多痛苦啊!」

當我們的車開到阿里山下的觸口時,心中的不願與委曲化為恐懼,迅速朝我襲來,這股幾乎把我淹沒的勢能,讓我害怕到手腳冰冷,頭冒冷汗。看著自己虛弱的身軀、薄弱的意志,我問自己:「我到底怎麼了?都已經到了這個地步,我還在緊抓什麼?堅持什麼?」

既已經回不了頭了,於是我選擇讓自己進入最害怕、最恐懼的核心。我「接受」我自己這個樣子;我「接受」這個會暈車、會嘔吐的自己;我也「接受」此時此刻我是個沒有能力照顧孩子的媽媽,現在的我反而更像是一個生病急須別人照顧與呵護的小孩。

小時候,當我暈車、嘔吐時,我總覺得自己很「丟臉」,更害怕自己成為別人的「麻煩」與「負擔」。從小到大,數不清的不愉快經驗與記憶,如排山倒海般的湧現,我告訴自己我就是這樣,這就是我的身體最真實的狀態,我如實接受這樣脆弱不堪的身體。

我收回內在對先生、對孩子的控訴,一切的不滿與不甘願,都是我自己的事,和他們無關。其實我也很喜歡阿里山,我不喜歡的「只是」山路,而不是「阿里山」,我不再奮力抵抗它。

當我和自己的感覺在一起,和自己的身體共處,不再批判時,說也奇怪,在我身體這麼虛弱時,心中卻無比的清明。

當我們來到半山腰,我下車吐了一塌糊塗時,只見兒子在一旁遞上開水,讓我潄口,而且頻頻詢問我是否好一點,女兒更是不斷的幫我拍背、按摩,耳邊傳來他們兄妹倆的對話,女兒說:「哥哥,你要不要讓媽媽坐在前面,前面比較舒服。」兒子一口答應:「好啊!」只見高頭大馬、體型碩壯的兒子,開始整理位子,把前坐整理的乾乾淨淨,以讓我坐得舒服。

我心想,孩子們怎麼變了!以前只要我暈車、嘔吐,他們都是閃的遠遠的(孩子們向來都是待在車上,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繼續聽著他們各自的音樂),一步也不願靠近我。而今天他們兩個都一反常態的,對我既體貼又溫柔。而先生更是在我們剩下的路程,以時速30公里慢慢前進著,我知道這種開法,不但耗油,而且在完全不塞車的情形下,對駕駛而言,也是很辛苦的事,但先生更不捨我身體的不舒服。

這個事件讓我深刻體會到,妙玲老師一直在教導我們的「接受」,它是怎麼一回事了──「接受」,不只是接受自己好的、光明的一面,更多的是接受自己不OK、不好的那一面。

一直以來,我只忙著照顧孩子的需求,漠視自己的需求去迎合別人,以為我只要降低自己的慾望,委曲求全,全家就會更和諧。殊不知這樣的犧牲、委曲只是一種掌控孩子先生的手段,一種讓他們更愛我的手段罷了。無怪乎我越是不舒服,他們一個個都離我也越來越遠。反而當我接受自己原來的樣子,並允許別人照顧我時,孩子真的開始靠近我,同時把我照顧的無微不至。

老師更提醒我「一個不愛自的媽媽,會創造出一個在行為上只愛自己的小孩」。這句話真是當頭棒喝啊!我常在心中抱怨孩子自私自利,只顧自己,卻忘了這也是我造成的啊!

感謝老師的點醒,讓我有修正的機會,感謝,感謝,感謝!

全站熱搜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