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改變是再自然不過,水到渠成的變化。既沒有金光閃閃,也沒有萬宗朝拜。不過是重獲內在的平安而已。而這內在的平安呀,只能說是——恩寵啊!

    妙玲老師的課已多年(生命教育法之幸福家庭教室Ⅰ、Ⅱ),也上了好幾個工作坊(生命教育法療癒工作坊及創造豐足工作坊等)。然而,到現在才察覺,改變不必然會發生在一瞬間,也可能在一段日子以後,它是會持續醞釀及發酵的。

    此話怎講呢?因為在上課當中或日後分享,總有同學說他們終於”照見”了”那個眼神”,就是”那個眼神”令他們如何如何!其實,我一直不懂那是什麼,好像多年前看過的一個廣告所言——「就是那個光!就是那個光!」,當我細究那個光到底是什麼時,卻一無所獲,不知所指為何?!直到最近,突然發現自己比以往自在、輕鬆。而且,過去會深深困擾我、令我恐懼的事似乎不再如此強烈的威脅著我時,才漸漸地懂得同學們在說些什麼了。

    從小,就因弟弟接著出生,爸媽忙不過來,而被送到阿公、阿嬤家養,同時,那裏也住著伯父、伯母及堂兄們。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離開父母身邊又寄人籬下,打從小時候起,就很會看人臉色,甚至可以說是有點仰人鼻息過日,這些習慣漸漸地變成了我的個性,藏在潛意識中。

    猶記得還在上班的日子,每天早上到了公司,若察覺主管臉色不佳,也不去管她們是不是傷風感冒、身體不適或是昨晚與老公吵架、還是孩子不乖了等,通通自己對號入座,覺得一定是我那裡做錯了,要不是工作不力,就是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了她們,整天惶惑不安……檢討再檢討,猶如一隻驚弓之鳥,只是掩飾在強悍、精明幹練及得理不饒人的外表下。

    當時的我,神經不只很細,還繃得很緊,骨瘦如柴,並伴隨著蒼白的臉及深深的黑眼圈。這樣的日子也延續到了家庭生活,只要婆婆的眉頭一皺,一副心事重重的難看臉孔,我就又開始煩惱了:”究竟是哪沒做好,讓她不開心、不滿意了?!”。其實,說不定她只是肚子痛或恰好有皺眉頭的習慣。但,當時的我可不管這些,總把造成這些臉色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攬,覺得”小的有罪,小的該死”。於是,每天都過著與小時候一樣——看人臉色、仰人鼻息的日子,更可怕的是,就這樣的過了三十幾年。

    直到來慈訊上課,才開啟了這件事的轉捩點。當初,只是一個傻勁,傻傻地來上課。不過,說真的,一開始是有種想解決問題,或交交朋友之類的想法啦。但,持續上下去之後,發現這些課程很有意思,好像能獲得一些似有若無,說不上來的解脫快感,有時甚至會生出一些喜悅來。上課的心態就變成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單純的來上課、彼此互相分享的心情了。

    只是,這一回頭,才發現,唉呀呀!我終於懂得”照見那個眼神”是什麼意思了,我的應該是”照見那些臉色”。自從解除了”對號入座”總是把別人所有的臉色歸咎於是我的錯的想法後,再也不必再當一個外表強悍、精明幹練,而內在宛如驚弓小鳥的人了。我變得輕鬆自在多了,當然也變胖了,不過,看起來更年輕了(自己ㄅ卡賣臭抽,哈!)。

    而且,奇怪的是,現在的我常常看到的是臉上有著笑容、慈祥的、疼惜女兒般的婆婆的臉,那個老是揪著眉頭、生氣不悅的臉的婆婆不知道跑到哪去了。甚至,有時候,我和大、小姑意見相左時,她不但沒有生氣,反而向我老公稱讚我的意見很好。這讓人有點受寵若驚,只能說,原來,改變就是這麼自然的事——只要自己改變,世界就會改變了!感恩哦~

全站熱搜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