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解惑篇:

 A、線上立即回答

當同學一邊娓娓道來為何來上課時,相對也把一些問題在不知不覺中浮現出來,於是老師便立即為他們做解答。

 A-1、妙玲老師&珍妮的對話

珍妮在回答為何當初會來上《奇蹟和光》的課程時,提到公公與自己的一段對話:「當時公公在電話那一端抱怨女兒的某些行為,我回了公公一句話—『她跟我在一起的時候都不會這樣。』結果,被公公罵了一頓。」

老師告訴珍妮:「公公罵得沒錯!並且問她要不要改善這個情形?讓女兒在爸爸那邊可以過得更幸福,與他們相處得更好?」

當珍妮說「好」時。

老師就說:「重點不在你用行動去做什麼,比如打電話給女兒,苦口婆心地告訴她要乖、要聽阿公他們的話…等,而是,收回存在自己內心的那個念,什麼念呢?就是『女兒跟著我才有好日子過,跟著爸爸就慘了,鐵定沒什麼好日子過』的這個念頭,如能把這樣的念頭釋放掉,才是『無條件的愛』。」「若是我們不知道自己的心是如何運作的,會連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有比較白話、直接一點啦,但這是真的!),也就是說當我們一直在相同的模式中運作而不自知,就會不停地輪迴轉世,直到學會這個功課,直到突破為止。」

當老師這麼說時,我就想到在《生命教育法》第七章中「解除束縛與自動自發的教育的P.138~P.141」鹿沼景揚先生提到自己與其岳母因管教子女的問題而形成對立,產生種種的痛苦的情形,後來因對生命教育的深入研究,鹿沼景揚先生終於領悟到原來自己認為「是岳母不對」的念頭才是錯誤的,過去一味地認定自己沒錯,是岳母錯了,才會弄成這種局面,因為有這種錯誤的想法,使得自己和岳母雙雙都被綁得緊緊的。(請大家回家自行參閱《生命教育法》第七章)

而且,聽到這些話,我也很震驚,因為當有一些現象或狀況發生時,覺察自己的念是何等的重要!最近有一個類似的經驗發生在我身上,就是我的先生最近又到大陸出差七天,這樣的出差,平均二個月一次,最近幾次,只要他出差我就開始生病,有一次甚至高燒到40°以上,躺在椅子上動彈不得。於是我發現自己是一個當壓力來襲且不堪負荷時就病倒的人(逃避)。這次我又在他出差前後重感冒,而且症狀相當嚴重,先生得知了我症狀愈來愈嚴重,就打電話給婆婆,希望婆婆能夠幫我照顧小孩,一來大人可以休息,二來避免小孩被傳染。可是,婆婆非但沒這麼做,連以往只要先生出差她一定會找我和女兒去她那兒吃飯的邀約竟然一次也沒有。

每當先生來電問起,為何沒去婆婆家,我的內心非常地不開心,總覺得婆婆是在和我吃醋、較勁,覺得先生對我比較好(恐怖哦~你看人的念。唉~)。我的狀況一直都沒有好轉,當媽媽的人,一定不希望孩子被傳染。但是,事與願違,我的女兒也得了重感冒,鼻涕、咳嗽不止,整個人看起來不舒服極了。自己一直很納悶,為什麼我心裡這麼希望她健康他卻生病了,經過了週三課程的引導,我才看見了自己潛藏在內心的想法:「因為婆婆沒有幫我照顧小孩,所以我希望我的小孩生病,而且最好讓她看見,讓她後悔沒有答應先生的請求幫忙照顧小孩。」我才赫然看見,原來我先有一個報復的心態,導致小孩生病的現象。

剛好會館開了《幸福家庭進階班》,在週五晚上的「自悟之路」  的課程中,妙玲老師講到了寬恕的真諦,「什麼是寬恕?並不是指對方有錯,而我寬宏大量的不跟他計較,原諒他!而是化解自己投射在他人身上的內疚。也就是把自己投射出去的黑暗的心,把認定別人不好的念頭收回、放下,不去看現象,而是去『觀』實相。」頓時豁然開朗,也告訴自己釋放掉那個報復、生氣的念頭,在當下就是在光中,使他人及自己回到清淨的狀態吧!女兒感冒的現象因著我的念頭的轉變,似乎也減輕了不少。

 A-2妙玲老師&蘇珊的對話

在「輪語」的部份,蘇珊問老師:「為什麼我沒有感覺,但是身體卻會痛?

老師的回答:「因為你把感覺切斷了,所以病痛都跑到身體裡面去了!在《幸福家庭進階班》妙玲老師的「自悟之路」的課程中有提到,我們心有兩種運作方式─不是往內壓抑就是向外投射。對自己沒有感覺的人,經常把憤怒壓抑下來並壓進身體裡,當然就生病了。」

 B、在每個同學都說了自己來上課的緣由後,老師就綜合各個同學的問題給予解答。綜合各個同學的問題,老師給予下列的回答

   B-1妙玲老師&凱莉的對話

凱莉提出她的意願是開心過日子,像我想像的那樣的照我的想法、堅持我的想法過日子。我的想法是要有一個家,有家人、有家的感覺。可是,根據目前現實的情況她卻說:「雖然我想要這樣,但照我的想法根本是不可能的,一直等!等!等到死好了!

老師回答凱莉的大意是說,「每個人的想法皆不同,妳的想法未必會與他的想法一樣,而且真的如妳所想的實現,妳也許又不開心,因為妳可能又有了新的想法,他可能又不符合妳的標準,所以真正搞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定位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才是最重要。比如說,真的給了妳一直想要的家人,但一旦妳的家人不照妳的方式與妳生活在一起時,妳快樂嗎?比如說,他與妳在一起時什麼都不做,妳開心嗎?」

凱莉說:「如果是這樣,不會快樂也不會開心,像我兒子就是  和我在一起生活卻什麼都不做,我很生氣!」

老師就說:「那如果妳的兒子離開妳呢?」

凱莉又說:「他如果離開了我,我更不開心!」

老師接著再問:「什麼樣的情況妳才會開心?妳知道妳真正要什麼嗎?」

凱莉想了想,說:「不知道!」

其實我們真的很不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尤其處於清明的狀態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我們根本對於我們想要什麼都搞不清楚,而且連自己定位為何也不知道。我們的快樂總是建立在很虛幻的事情上,經常倒果為因,必須外境來配合我的所需所求,我才開心,所以,要快樂是不可能的,常常我們會發現自己真的荒謬得很。在凱莉的case中,我們可不可以先定位自己就是一個開心過日子的人,先把自己定位好了,「果」就自然而來。

老師接著說,溫蒂會來上課剛開始是在逃避,凱莉則勢必需要外境來配合我,她不是一個不去面對外境的人,只是當外境不符合時,她會攻擊以對。所以,當外境無法配合時,我們通常會有兩種方式來應對。一種是攻擊,一種則是逃避。

(一)外境vs我的對應方式

解惑1.jpg 

(二)倒果為因的生活方式:

(1)我的快樂架構在外境

(2)但是,就算外境終於符合我了,我又有了新的想望,又覺得這不是我想要的樣子,我又不開心了。

  所以,真正的快樂與平安是

「Being!not doing.」

(存在,而不是忙著做什麼)

我們會發現有時靈光一現的快樂,與喜悅,是因為我們與「存在 」(Being)在一起,如果必須要做什麼才會快樂、平安,那並不是真正的快樂、平安!! 

老師順道一提,有的人以為遇到問題,死一死就好了(台語),反正死了,一了百了。其實,「死」並不是我們想的那樣,死了就一了百了,當我們死去時,若沒有與存在做連結時,還是一個恐懼的靈魂意識。往生時,心意識為何,就帶著那個原有的意識離開。就帶著那個意識狀態去投胎,或是不能投胎時,就到與自己心意識相符合的意識境界去了。

珊妮說,我過去「堅持」我在夫家的日子要像我娘家那樣嘻嘻哈哈過日子,其實這個「堅持」就是「執著」,現在我放下我的「執著」,也就是所謂的「堅持」,而改以《生命教育法》「這樣也好,那樣也好」的方式過生活。一開始很難,但真正做到時,生活就輕鬆了。

 B-2妙玲老師&露西及喬伊的對話:

露西:「我想要讓自己更有力量!可以更了解自己。

老師:「想要更有力量,妳會怎麼做?」

露西:「透過不斷地學習。」

老師:「不斷地進修,就會讓妳有力量嗎?」

露西:「……」

於是,同學們忍不住問露西:「為什麼妳想要更有力量呢?」

露西:「有力量才有行動力!有力量才能認清自己、了解自己。」

珍妮:「我們內在有一個恐懼,想透過學習來讓自己成長、更有力量。但是有時候有用,有時候又使不上力。」

喬伊:「不知為什麼,總是沒自信,覺得自己不夠好!」

老師:「我們內在隱隱有一個恐懼,覺得自己不配得、不夠好,這是人類共有的罪意識,也就是認為自己有罪,才會把自己釘死在十字架上。但在究竟的因上,我們是無罪的,我們的本質是清淨無罪的。當我們一直把罪意識揹在身上時,就會批判自己、批判別人,不停地循環。」

正是因為這是全體人類的課題─罪意識!所以遇到問題時,去問別人或求神問卜,倒不如問自己,問自己就是要面對自己。如果可以把罪怪在別人身上,不是很輕鬆嗎?若把罪怪在自己身上就痛苦了,責任立即回到自己身上,只好一直要做什麼事情(doing)來證明自己不是這樣。比如,我們就不停地付出,後來累了,不想做了,但不做又更恐懼了。我都做成這樣了,居然得不到對方的愛與肯定,何況是不做呢?所以,至少做了,還可以顯示自己的重要性。我們一輩子都在做什麼(doing)去顯示、去證明自己的重要、自己是好的、是對的。於是我們的人生就如同奇蹟課程說的“人生是一樁沒完沒了的裝潢工程”!!(永遠都在doing想要證明什麼)  

 解惑3.jpg

*老師提醒大家在成為Being有一個很重要的過程,務必了解,就是當我們向宇宙宣告成為“存在”(Being)時,我要成為發光體,從ego成為Self(自性)時,如果在一片光中,如何看出你的存在?(請參 閱《小靈魂與太陽》)

 解惑3.jpg

 *兩個夢境的啟示:

溫蒂的夢境:

在夢中,溫蒂正在準備出門時,突然心生恐懼,擔心在自己外出時會有壞人闖進家中傷害在家中的媽媽。正當擔心之時,突然看見門上除了兩個老舊的鎖之外,還出現一個嶄新的鎖,頓時安心下來,放心出門。

 

老師的夢境

在夢中,老師置身於一片黑暗,眼前只有一張桌子外加一盞微弱的燭光,但老師的心中很平安。(見圖B)接著,騎上一台摩托車在懸崖陡壁的羊腸小徑上奔馳著,內心卻沒有絲毫恐懼。然後,騎著騎著,當騎至一個隘口時,停了下來,才驀然發現「哇!」山谷底下是一片無法形容的景緻,正在滿心歡喜時,就發現自己身處半空中,發出“嗡”的聲音,因為此時,老師已與這片山河大地融為一體了

由於溫蒂有著不安全感的恐懼意識,所以溫蒂必須加上很多道鎖才能放心出門。當我們向宇宙宣告我是光的存在時,自然我們的周遭是黑暗的,可是我們在黑暗中是不必害怕的,黑暗只是一個過程,所以在學習這些功課中,很重要的是要回到自己身上,不用去管外面別人怎麼樣,只要把自己定位在不是 to do 的我,而是to be的我。

這句話就是重新定位自己:不是妄造(To do)的我,而是存在(To be)的我,也就是《生命教育法》說的實相完全圓滿的神子的我。

當我與當下平安神子的我做連結時,你不再“非這樣不可,非那樣不可”。你只要成為發光體,成為光和愛的存在,即使在黑暗中只是一個小小的亮光,身邊一切的人、事、物都會歸位,自然運作。

像嵐(化名)在這些年來,表面上吃很多苦。(她雖在黑暗中,這黑暗其實也是過程)可是經過了這些過程現在如何呢?她卻是感謝那些曾經「傷害」、「折磨」她的人們,她的心不必去抓取或去做些什麼,只是安住在當下,不必非這樣不可、非那樣不可了!

我只要成為「靜靜的我」,成為「發光體」,默默在崗位上扮演自己的角色,即使是微小的光芒,也會越來越亮,身邊的一切都會歸位,但絕不是照自己的想法哦!比如只想照自己的想法開心過日子,就又回到小我的狀態了。有時你想要的樣子(堅持要如何)恰恰是你不開心、不快樂的原因,內在的清明就消失了。  

 

 

解惑4.jpg 

所以,老師就對凱莉說,當我們把自己整理好時,不必擔心  人家不愛我們,當我們把自己整理成愛的化身,人家自自然然就會喜歡我們、靠近我們,讓自己成為Being、我是平安的人,就專注在那個狀態吧!!!

請參閱相關文章:「輪」流說著自己的話「語」(

 

創作者介紹

慈訊文教基金會

妙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