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課程》&《光的課程》共修會」感動×分享×愛無限

先生因工作關係長期在外

,我們分居兩地。我對先生非常的不信任,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來檢視先生的一言一行。由於長時間對先生的不信任,讓我很痛苦。我的心像被監禁在牢獄中,一點也得不到自由。

在「創造豐足工作坊」中,我察覺到是「我不值得被愛」的信念,讓我陷入一再重複的業力模式中,無法體會先生的愛。

 

š幸福報報 ›

外在世界是我們內在的投射。弔詭的是,戲碼依你的劇本如實演出,出軌的先生、脫序的孩子、失控的媽媽……,卻實在讓人難以消受。在在都是別人的問題,怎可能是我創造出的?

因為承認,得以面對;面對帶來理解。

當察覺到這個戲碼的演出是出自於自己的導演後,承認整齣戲,就是自己一手策劃和導演的。心,也能通向另一個出口。

當我們的心懸念在幻覺──先生不知背地裡又在搞什麼花樣……?平安怎麼會來到。

我們常自以為先生如果在乎我,他一定會記得我的生日……否則他就是不愛我。為什麼我們那麼在意這些外在的行為?原來,「我的內在有一顆覺得不值得被愛的心、不值得被愛的信念」,因為認為我不值被愛,所以導演一齣不被愛的戲碼──先生不尊重你……。

只要我們仍然有那個不值被愛的信念──「對方必需要表現出重視我、愛我的樣子,才能證明我是被重視、被愛。」就算對方做了多少努力,或你盡了多少力,只是一逕地為了證明「我是值得被愛」時,那麼,你依然會經驗、感受到「我不被愛」的苦果。即便他做得再多 你都不會滿足;而只要他不做什麼,你就怒氣攻心。

怎麼辦?「我不值得被愛」是小我的幻象,不是真的。因為,「我是神的一部份;我本來就是愛的一部份;我本來就是神聖的愛,我的本質從來不受損的」。

你需要去防衛攻擊?不需要的。「我即便知道先生忘了結婚紀念日這件事,也不等同於他就不愛我或不受重視。」因此,記不記得結婚紀念日也就不那麼重要了。

《光的課程》初階第四級次〈橘色之光〉:「不要害怕自己是無可改變的惡劣命運的囚徒,你們不是受詛咒的存在,你們正在一步一步地釋放抗拒邁向喜悅之中。」

揭開我們的記憶行庫,就是阿卡莎秘錄,我們發現在阿卡莎秘錄裡,有些靈魂經驗是不斷地在重複,為的是要讓你從這個重複的模式中跳脫出來。在這阿卡莎秘錄裡面中,我們可以察覺到一個很重要的理解就是天數(命定之數,我們命中好像有些注定的事情)與命運往往可以從許多方面預知,如我們的八字、生命數字、占星……。為什麼,我們的命運跟靈魂地圖如此地相應,因為我們就是帶著這樣的藍圖來世界的,只是你願不願意接受擺在眼前的功課。

《光的課程》初階第四級次〈橘色之光〉:「你們靈魂的天命是完成某些課程,走過某些障礙與挑戰。它探索著達到它所需要的平衡,以便將它的意識提升直入一個更高次元的 入門中。」

以前的你總是認為,「為什麼我這歹命?」活了大半輩子,才赫然發現──原來是自己才是讓自己歹命的始作俑者。

不管他是否表現出重視你、在乎你……,當生命的功課如是呈現時,是在教導我們,「我不需要人家來表達他重視我」。生命真正的功課是理解到,「自己重視自己、自己肯定自己,我不需要人家來肯定我或重視我。」這樣的理解,功課才得以完成。若是你還需要……來證明你是被真愛或重視,那麼你依舊是活在幻覺中、不是真實的。

所以,我們不需要任何人或任何東西,我就可以肯定自己、珍愛自己,這是我們真正生命的課題。你必需要用……來證明你的重要性時,那麼你就是視自己為一個被漠視的存在,也就是你漠視了自己,並非別人漠視了你。

先生覺得老婆不尊重他、老婆覺得先生不愛我、或是太太覺得先生愛過外面的野花野草更甚於她……,這樣的情節無非是在突顯出「我的內在是非常没有安全感的,而且是非常不愛自己的人」。

所以,我們的生命功課其實是來自於珍愛自己──「我不需要別人來證明,我是要被珍視的,我只要自己珍視自己就夠了。」當你珍視自己時,你就與上主的天心有了連結,你想要的,它,自然就會來到。

源自於匱乏的心,要搏命去攫取或是給予,給了再多,受傷更重,因為你想謀取的,永遠不會實現,偶而來到的也不是你想要的。因為你要的,只有你自己可以給。

註:「幸福報報」専欄是由慈訊的教師群,就學員的提問所做的精闢解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family 的頭像
hafamily

慈訊文教基金會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