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蹟課程》&《光的課程》共修會」之感動.如聆現場

我常覺得:「為什麼我會這麼苦

?為什麼我會這麼倒楣?為什麼我會這麼不甘心?……」「你到底怎麼了?你到底想要什麼?」在做「擴大療癒法」時,我問自己。

「你想要受苦!」一個聲音爬進了耳朵。

終於,我自己很清楚地看到了:「為什麼每到了晚上,我就開始抓狂。我常告訴自己今天晚上要跟先生好好講話……,可是一躺在床上,看到先生睡得那麼安穩,一股無名之火就上來。這讓我更生氣,我那受苦的劇本就又開始上演了……」

我,就是不要讓你好過!

「我發神經了!為什麼我這麼喜歚受苦?」我不停地問自己

原來,只要跟先生相處,我就會抓狂,以引起他的注意〈他會醒過來安慰我到快天亮〉,這樣的互動模式,才讓我覺得被重視、被安慰。

這就是我的掌控慾!

當看到我自己在掌控時,我真的會感到很害怕。

「原來,我是利用受苦,讓他來注意我。我可以掌控他,更可以讓我不用面對,『我是怎麼了?』的恐懼。」

我覺得,「我有權力去傷害他,這樣的話,我的苦才没有白受;我有權力去傷害他,他是應該被傷害的。」我把這個權力攬牢牢的。

帶著這樣的感受去做「擴大療癒法」,眼淚如斷線的珠子般滾落下來,泣不成聲。我不斷地如老師的教導覺察內心。

我覺得心好平安哦!

 

š幸福報報 ›

我們不想受苦,可是卻在受苦。

為什麼你現在還是在受苦?我們有一個很深的信念──就是受苦可以為我獲得我要的東西。

你以為,「如果我受苦的話,我可以獲得我想要的東西。」

所以,才選擇受苦啊!

如果,他很痛苦,私底下我反而會很開心,甚至幸災樂禍地說:「我的苦,你終於體會到了吧!你,終於嚐到痛苦的滋味了吧!」

如果,他一臉幸福時,我們會不甘心、更生氣,「你做了那些狗皮倒灶的事,竟還可以睡得那麼安心,那麼香甜,那我受的那些苦,不就白受了嗎?」

你不用害怕,「我到底要扮演什麼樣的角色,人家才會愛我。只要純然地跟自己在一起,接受自己是個『愛發脾氣的』,我有脾氣的,可是我發脾氣不是用來掌控的,這單純只是我的情緒,跟對方没闗,不要讓對方覺得,『因為我做得不夠好,你才發脾氣』而很內疚。」這樣,掌控又蠢蠢欲動了。

《奇蹟課程》學員練習手冊第102課〈我與上主一樣願自己幸福〉:「你並不想受苦。你也許還認為痛苦會為你賺得什麼,你甚至可能相信它會為你贏得自己想要之物。……今天我們要進一步為這搖搖欲墜的信念鬆綁,明白痛苦是不必要的;它既無存在的理由,也沒有能力幫你完成任何目標。痛苦無法為你贏得任何東西。它也無從給你任何東西,因它根本就不存在。」

「我這麼痛苦就是要讓你心不安、要讓你內疚、要讓你知道你對不起我、讓你不好過。如果,我不痛苦,那豈不是他根本不用為他所做的一切負責任?那他不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嗎?我怎麼可以允許他、放任他,讓他可以這麼快活過日子?」

我們讓自己不快活過日子,來造成他不可以輕鬆。

我們常歸咎對方,是你害我心情不好,害我很痛苦……,一切都是你的錯。我用痛苦來證明:「你錯了!你讓我痛苦,你真是罪大惡極!」我們不敢明講,他是罪大惡極的,而用生病或痛苦來證明:「你確實讓我很痛苦,你真的很可惡!」

你會發現,「悲痛欲絕」是你以前的寫照;「平安自在」是現在的心境。為什麼,同樣一個人卻有天壤之別?因為,你已經看到了,「緊抓著痛苦不過是為了掌控罷了!」

所以,我釋放,「我如果掌控先生,我就可以獲得幸福!」的想法。

我們為什麼那麼抗拒,而不想療癒?因為,我們潛意識中「想要受苦」,而不想療癒。因為,一旦我療癒了,不就承認,「他是的嗎?」

「那我不是冤大頭嗎?無緣無故白受了痛苦嗎?我要證明他有罪,所以我就得繼續受苦;如果我不受苦,那他就不用受罪。怎可如此輕易放過他呢?怎可如此……?未免太天理了啊!那怎麼可以,我寧願受苦,也要證明他是有罪的。」

是我們自己寧可選擇受苦,也不讓對方快活。

我們以為懲罰了對方,自己才覺得好過些。可是,在充滿忿恨時,我們並不覺得是自己在懲罰自己,而是在懲罰對方,是對方罪有應得,我的心裡就會獲得平靜、舒坦。

結果,想要懲罰對方的結果卻是葬送了自己的平靜和幸福。

註:「幸福報報」専欄是由慈訊的教師群,就學員的提問所做的精闢解析。

 

【吃苦當吃補】

吃苦當吃補

•痛苦,從受苦累積

啟動快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afamily 的頭像
hafamily

慈訊文教基金會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