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幼年時期,因常目睹父母為了錢而辛苦打拼,有時甚至因爭執而發生肢體衝突,在潛意識中植入一個強烈的信念:「我必須要好好念書,將來才會有好的工作,才可以賺很多錢來照顧父母,好讓他們不必為了錢而這麼痛苦地活著。」所以,我竭盡所能地用功念書,名列前茅,是父母心中引以為榮的孩子;我努力地用心做好每一件事,想極力證明──我是可以照顧他們的孝順孩子。在工作坊中,我察覺到:「當時的我,以為只有選擇能讓爸爸媽媽脫離那個痛苦的選擇,他們才會愛我、重視。」

為這個目標,我奮鬥不懈,直到大學聯考失敗。

當這個我以為可以讓父母豐衣足食、不用為錢煩惱的夢想落空後,我因心存內疚,而想往外尋找有「錢途」的男朋友,這樣就可以為我承擔這個責任與允諾。因為這樣,我就不會覺得因没有做到照顧父母而覺得不安、難過;我以為,我可以這樣躲在我認為的避風港內,逃避這個責任。

或許,先生為了成就我的人生,他選擇了一條既勇敢又有勇氣的路──婚後,他居然就將照顧家人的責任全丟給我,離家在外工作。然後,我很不甘願地指責他說:「都是因為你不負責任,所以我才不得不這麼艱辛地一肩負起照顧全家的重責大任。」事實上,這本來就是我的責任,但是我卻不願認領那是我的事,而認為都是先生害的,害我這麼命苦,反而將加害者的我演成楚楚可憐、苦情好媳婦的受害者。雖然我一直在照顧全家,但我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因為我一直想逃避這個責任,而認為:「如果先生有點責任感,我就不用這麼辛苦地照顧全家。」所以,先生就演出離家的戲碼,來提醒我「學會找回自己的力量」。

一直到2年前,我突然警覺到:「這本來就是我的事啊!關先生什麼事?」

所以,我告訴自己:「好!現在我願意認領這個責任,這是我的事,無關先生的好與壞,我都是為我自己做而不是為他做。」當我開始為我自己負起責任時,先生竟也開始負起他的責任。當然我不是為要先生學會負起責任,所以我才去做,而是我突然理解到:「我非常感謝先生用這種方式成就我的人生。」

因為,我可以活出我自己的力量。

他自有他的課題!這跟先生愛不愛我,他該做多少事來保障我……,没有關係的。

創作者介紹

慈訊文教基金會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