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回台北娘家,老公吃了爸爸的滷牛肉後讚不絕囗,開玩笑的說了一句:「這麼好吃,可以外帶嗎?」。爸爸不好意思讓老公外帶已被吃得所剩無幾的菜,就說,「麥啦,剩菜捏,不好意思 !」

吃飽飯,老公趕回台中,我和女兒住下。到了第三天的早上,從樓上下來,就看見爸在滷東西,他一見到我,就開心的對我說,他拿了1000元給媽去市場買牛肉及蘿蔔,要滷一鍋新的牛肉給我帶回台中。

在兩年半前,爸因摔車而導致大腿骨折後,就索性把店給收掉,留在家長期復健,同時也沒有了收入。當下心中就暗暗決定,要再包個小紅包1200補貼他。

走到門口,遇到媽剛巧進門,就感謝她一大早就為我去菜市場買食材。不料她卻說,牛肉是她買的,完全沒提到爸給錢一事。這我就頭大了,到底是要把錢給誰才好?

接著,心裡就想,這種模式在我家已上演很久了,爸爸都說拿錢給媽,但媽媽卻常常表現出沒這回事,過去我都是聽聽就算了,從未追究真相。但,今天要把錢給出去,可得弄清楚才好。於是,就想找個機會把媽找到一邊問去,心中有一股想要証明這麼多年來到底誰是真的,誰又是假的衝動。

邊尋思該怎麼做,邊走上樓時,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為什麼非得要去查個水落石出不可?不能選擇相信爸爸,也相信媽媽嗎?一定要冒著可能傷害到其中某個人,或是把過年的氣氛弄得很糟的風險,就只是為了証明誰是誰非,滿足自己一定要是對的需求嗎 ?

《奇蹟課程》說,你是要幸福,還是對的? 經年累月的追求 「對的」,並沒有讓我的人生有幸福感,反而處處充滿了與人計較,及覺得被不公平對待的氣憤氛圍,既不開心,也不快樂。何況,我現在要計較的,要查個水落石出的,可是最親愛的爸媽耶,我到底在幹嘛 ? 法官判案呀!?

於是,我決定放棄知道「真相」,而且,選擇相信爸爸,也相信媽媽。

當我做下了這個決定,不再用要搞清楚,怕自己吃虧上當的計較心態來處理這件事時,竟馬上接收到爸爸媽媽滿滿的愛,沒有爸媽的合作就沒有這道佳餚,而且,他們出於愛烏及烏的愛心,我完全可以感受得到。

巧的是,老公北上來接我們,把一筆預計包出去卻沒有包成的紅包拿出來,我就把它分成兩份,一份給爸爸,一份給媽媽,皆大歡喜。在回台中的前夕,留下美好的結局。大家依依不捨的道別,期待下次的再相逢。

 

創作者介紹

慈訊文教基金會

hafam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