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千多個日子是長是短?怎麼覺得昨天還看見老師帶著和藹的笑容為義工們買點心 ,卻又覺得好久好久沒看見老師神采奕奕地站在台上講課的模樣。任憑空間的阻隔,時間的流逝,都無法抹滅對老師的懷念。

他-沈木青老師,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民國七十五年八月在聯合報上看到一則生命實相研究會「媽媽教室」的招生廣告。內容包括了家庭裡所有的疑難雜症-夫妻不調和、婆媳問題、孩子不愛讀書、孩子的健康等問題,當時我就是因為孩子的身體不好而苦惱,毫不考慮的就報名了。九月六日在台中陝西路重生堂正式開課,就這樣改變了我一生的命運,不只是孩子的健康問題改善了,最重要的是因為這些課程的引導,讓我發現原來外子是有那麼多的優點,也因而改變了夫妻的關係。

接著老師更提供自宅旁的車庫做為教室,繼續由沈老師、賴清森老師、王金娥老師、林德憐教授、張月華老師多位講師為我們講授谷口雅春大師的真理。而且為了鼓勵更多人參加,來上一期課(半年)還發五百元的車馬費(賴老師提供)。後來因為道路規劃,車庫被拆了,就遷移至由陳明珠女士提供的場地做為教室,更積極的培訓師資。沈老師常告訴我們現在的社會犯罪率越來越高,犯罪年齡層越來越低,有人說學校教育沒做好,有人說因為社會太亂。他說其實最根本的原因,卻是因為家庭教育的缺失,不能只治標不治本。而且他覺得要將這麼好的真理傳出去,一定要用一套符合我們本土社會的模式來推廣,於是親自到日本拜訪推行生命教育的鹿沼景揚老師,更集合了全家人的心血,編著了目前慈訊用的教材「生命教育法」,並於八十四年由歐哲文先生出資在漢成街租了一百四十坪的場地,正式成立「慈訊文教基金會」,開始全省開班,積極推廣生命教育法。後因租約到期,八十六年接著由旅居澳洲的林先生夫婦提供在漢口路的辦公大樓做為教室。這時,慈訊在全省所辦的親職教育已經不計其數,更不知拯救了多少瀕臨破碎的家庭。因此,當時有一群認同生命教育法理念的人,已經默默的跟著沈老師的腳步在走。

但是,沈老師深覺一個基金會這樣到處「流浪」也不是辦法,他希望能安定下來,讓基金會有一個自己的「家」,於是拿出了一大筆退休金,加上家人的資助(如:二女婿文賢捐助一百萬元……等),成立了一個建館專戶,而且也得到了迴響,一群熱心的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大家都用心地為慈訊這個大家庭而努力。

但是,也許老天知道沈老師一路走來是那麼地艱辛;沈老師常說,一百個救一個就值得了。一份希望社會越來越好的使命感,讓他有迫不急待的感覺,常常告訴我們:你們還年輕,我啊!再不做快來不及了。也許不忍心讓老師再那麼操勞,該讓他好好休息了,於是在八十九年接走了我們敬愛的沈木青老師。

老師雖然走了,但是他灑下的愛的種子,卻不斷的在發芽、成長、開花又結果。終於在九十年底購買了目前民權路的會館,雖然到現在還有一些負債,但是,至少完成了沈老師的心願,我相信這是老師千挑萬選的好地方。

老師的辭世對我們這群人是一個必須強迫接受的事實。當時我一直以為老師的離開,會讓我失去了精神的支柱;老師不在了,慈訊該怎麼辦?但是直到今天我才深刻地體會到,原來老師從沒離開我們,他一直的守護著我、照顧著我。慈訊更是在老師的家人帶領下,漸漸的茁壯成長;更因為一系列的心靈成長課程,而幫助許多人走過人生的低潮,克服命運的操縱,而看見遍灑光明的一片天。

今逢慈訊成立十週年,讓我再一次的告訴您,老師!真的很感恩您!我們都好愛您!也願有緣再續師生緣,永遠聆聽您的諄諄教誨。

創作者介紹

慈訊文教基金會

妙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